60女星被迷奸震动台湾娱乐圈 富少曾放言:你们

阅读:次      发布时间:2018-08-02

  2008年吴亚馨在李宗瑞的柔情攻势下与他交往5个月,据传分手时吴亚馨曾为他割腕,之后为了甩开阴霾,以几近拍杂志封面照,宣告走出情伤。

  另选秀出身的W女昨也告诉经纪人说,绝对不可能有她。第二届新丝路模特儿选秀活动,昨特别呼吁所有模特儿,保护自身安全,严禁涉足不良声色场所。

  中新网8月10日电据台湾《苹果日报》消息,涉偷拍近四十名女星、名模性爱光盘的富少李宗瑞,昨遭当女模的前女友爆料,指李两年前已开始犯案,她因发现性爱光盘吓得分手,李还说:“她们告不过我!”目前,遭影射的女星全严正否认。

  网友爆料出面控诉李宗瑞迷奸的被害人其实是李宗瑞前女友,因为分手费谈不拢才会设局陷害,记者曾致电李宗瑞,问他是否觉得被仙人跳?他以“正在开会”为由急忙挂电话。

  此外,检警查出李宗瑞将“性爱纪录片”以隐藏文件方式,暗藏在系统文件下的子目录,掩人耳目。对于性爱光盘内容,检警昨依旧不透露任何内容,深怕走漏光盘中的女星身分。

  另外有网友搜到一名陈姓小模去年发文罗列近五十项喜李宗瑞的理由,包含“喜欢你说可以有很多女人跟你暧昧”、“喜欢你一定会开水蜜桃香槟给我”等,疑是向李宗瑞公然示爱。

  据传,吴亚馨与李宗瑞分手后,对夜店咖的花心小开很反感,现任绯闻男友朱孝天因不上夜店,平时喜欢打拳、骑单车,才赢得吴亚馨的芳心。

  至于被周刊影射的W、C女模昨纷纷撇清,唯一认曾与李宗瑞交往的吴亚馨照常工作,未受影响。其中身高近180公分的C女郎透过电话说和李宗瑞不熟,多年前曾在夜店碰过,但没有私交,上次见到他已是三年多前,不担心自己是女主角之一。

  李宗瑞外型不起眼,但小开身份让他无往不利,除了吴亚馨、林利霏之外,也曾和白歆惠、林苇茹传花边。人在新加坡的林利霏,并不知道李宗瑞被控性侵,她很惊讶地说:“他不会是那种人。”表示马上要上网看相关报导,再致电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

  李宗瑞遭通缉后行踪成谜,桃园机场昨张贴其照片,严防他出去,警方怀疑他躲在南部。李宗瑞身高、长相不突出,却以开香槟、名车送回家等把妹花招,横行知名夜店。检方指光盘中至少有近四十人受害。

  元大证券董事李岳苍儿子李宗瑞,曾遭指控下药迷奸姐妹花中的姐姐,事后还叫对方避孕。李宗瑞的名字其实常和女星相连,最知名的就是闪恋5个月的吴亚馨和2011年4月和林利霏嗑锅并当街热拥,林利霏还曾力挺李宗瑞:“以他家世背景,不会做出这种事。”吴亚馨则尴尬以“无从说起”带过。

  对于好友丰富情史,林利霏表示只知道吴亚馨是真的,其他的她都不清楚,也不会跟李宗瑞多聊。吴亚馨昨天在香港出席星巴克新品上市活动,被问到李宗瑞一事,她说:“我真的无从说起耶,很久没联络了,对他最近的事也不太清楚,都快忘记了。”

  今天出刊的台湾《壹周刊》报导,李宗瑞常在夜店炫富摆阔,现场香槟或酒钱全由他买单,不少名模、女艺人不避讳地与他当场舌吻、亲热,当他看上眼时,不管有没有男友,即成为目标,迷昏性侵且拍摄影片。

  检警追查,性爱影片不少有知名A咖女艺人,多为不知情状况下被拍,影片以名字分类,从A至Z,生理期来时也不放过,还曾迷昏两名小模、大玩另类3P等;该影片还播给友人看,炫耀“战利品”。

  她痛骂:“我觉得很恶心啊,我还是不知道他是这样子的人!”她说:“这样真的很过分,然后(李)又说那些女生要的是他的钱,问题是如果要钱,那大家和解就好了,问题是没有人要钱。”

  李宗瑞的一名当女模的前女友昨戴着墨镜接受访问,她说常见李宗瑞在电视机前东摸西摸,意外发现他偷拍的性爱光盘,“四、五十个,画面打开都是满的,都是女生,都是没有穿衣服的,有的没有力气啊,有的醒来一下下又倒下去。”吓得分手,还好她跟姐姐都没被拍。

  据台湾媒体报道,元大金控董事李岳苍儿子李宗瑞(原名李宗佑)是夜店咖,经常出没时尚派对,2017-11-17 幸运飞艇计划:既线大星座有你吗!(内附 今日星,涉迷昏多名艺人、2017-11-21 幸运飞艇计划:苏珊米勒每日星座运势1118|射手满。名模,初步了解约60名受害,拍摄性爱光碟,不乏A咖女艺人。去年1对姐妹花指控遭他性侵,台北地检追查1年,已发布通缉。

  林利霏澄清,她和李宗瑞不是男女朋友,“我刚来台湾时,因为共同朋友认识他,当时他才19岁,而且之后又一直叫我“姐”,把我当好朋友,从来没有追过我”。那为何被媒体拍到同吃麻辣锅、唱KTV还当街紧贴拥抱?“那只是抱抱,他送我上车而已”,不过她承认之后的确很多人误以为2人在交往。

  吴亚馨在香港穿低胸装与谢霆锋的妹妹谢婷婷等人出席咖啡商宣传活动时被问及她是否相信李宗瑞的清白?吴亚馨无奈的说:“我很久没跟他联络了,也不知该说什么。”看到媒体报导才知道自己又跟他的名字连在一起,她说与迷奸案无关,不想多做回应,倒是自爆过去神经大条,遭性骚扰却浑然不知。